凡人社区篇的那些有趣事??六白袍少年

2022-04-21

千钧一发之际,她只觉眼前一暗,却是柳石猛然一步跨出,巨大身躯挡在了身前,同时单手闪电般伸出,一把扣住了怪马如水桶般粗细的脖子,身体一侧,和青色怪马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巨响!

    青色怪马在高昂嘶鸣声中,犹如撞在了一堵巨墙上,巨大身躯硬生生停在了原地,由于冲势过猛,甚至邻近街道上的坚固石板都被铁蹄踏得的碎石四溅。

    银色马车则在惯性作用下一头撞在了青色怪马后股上,偏侧的飞出版丈远去,又“砰”的重重落在地上上。

    此车尽管没有翻个顶朝天,但也车身形状大变,坠落一地杂七杂八的零碎东西。

    赶车之人更是一个没坐稳,差点从车上直接翻落下来。

    巨大青年却仿佛钉子一般,在原地文风不动一下。

    邻近人群目睹此景,登时目瞪口呆,某个茶楼上更不知什么人发出一声“神力”的惊叹声。

    柳乐儿拍了怕胸口,再看了看挡在身前的巨大身影,则心里微微一暖。

    但在曩昔几年中,每逢她遭受什么危险,这时“石头哥哥”玖伍社区一手货源,货源站,都会这般下意识的挺身而出的。

    二人间联系早已不是亲人更胜亲人了。

    青色怪马被柳石拦住,愈加狂躁,口中嘶鸣下,一低头,硕大头颅又狠狠撞向柳石胸口。

    “石头哥哥小心!”柳乐儿见状一惊。

    柳石面无表情,扣住马脖子的手臂加力,往下一按。

    “噗通”一声,怪马四腿一弯,巨大的身躯直接被压倒,跪倒在了地上,周围的地上石板尽数碎裂。

    它全身好像被一座山压住,骨架简直要散架一般,双目血光这才褪去,流露出畏惧之色。

    面临力气远超于其的柳石,怪马总算厚道下来,乖乖卧倒在地上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“好大力气!这马兽一撞之力恐怕不下于四五千斤,这人竟能轻易拦下!”

    “了不得!”src=http _trademark.zbjimg.com_pattern-prod_2012_image_8_10903338.jpg&refer=http _trademark.zbjimg.com&app=2002&size=f9999,10000&q=a80&n=0&g=0n&fmt=jpeg.jpg
    “我说这是谁家府上的马车,竟敢在闹市随意奔跑,若不是这位壮士拦住,不知要有多少人遭殃!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群总算大部分反应过来,也纷纷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柳石这才木然的铺开手臂,站在原地不动了。

    青色怪马尽管没了捆绑,但还是大口喘息的不敢从地上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石头哥哥,你没事吧?”柳乐儿连忙上前查看柳石的身体,见其无恙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赶车之人早已面无人色,此时见怪马被制服,整个人也浑身无力的瘫软在了车辕上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马车车门被推开,两个脸色发白的年轻人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先一人是个二十来岁的男人,一身月白儒袍,面目英俊。

    另一人看起来只要十七八岁,面如美玉,双目一清二楚,唇红齿白,穿戴一件洁白长袍,腰缠玉带,头戴玉冠,上面镶嵌着一颗鸽卵大小的一颗明珠,风采远非旁边儒袍伙伴可比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狗奴才,怎样赶的车,差点摔死本少爷!”那儒袍青年满脸惊恐不决,夹手夺过赶车人手里的马鞭,铺天盖地抽打。

    赶车之人身上被打出一条条血痕,也不敢躲闪,跪地连连磕头求饶。

    那儒袍青年见此,却脸上怒容更多,马鞭抽打得越发飞快起来。

    “快住口,是余府的人!”

    “这不管咱们的事,别再多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看清楚下来两人的真面目,邻近议论声一下嘎然而止,众人看向两名男人的目光全都变得唯唯诺诺起来,明显都认得这二人。

    “二哥,罢了。此事也怨不得他,这青风马毕竟是也算是一头低阶妖兽,本就野性难驯。”

    一只手臂忽然伸了过来,格住了儒袍男人的手腕,马鞭立刻落不下去,却是那年纪稍轻的白袍少年,年声音恰似泉水叮咚,异常悦耳动听。

    儒袍青年看了白袍少年一眼,嘴角抽动了一下,随即哼了一声,扔掉了马鞭。

    “多谢七少爷!”赶车之人对白袍少年连连磕头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,这些银子你拿去,赔偿一下被马车伤到的人和铺子。此事处理的好,自当减你罪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