凡人社区篇的那些有趣事? 十六?? 绝望??

2022-04-26

原来是冷焰宗的接引令牌。说起来,七小姐明远城榜首佳人的名号,鄙人神往已久,今日一见,公然佳人如玉。”邪气青年目光落在那紫金令牌上,咧了咧嘴,又再次看向七小姐,面上闪过一丝啧啧称奇之色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,马上离开余府,否则就是公然与冷焰宗为敌。”七小姐见对方认出了手中令牌,心中不由多了几分底气。

    “七小姐,原来您被冷焰宗看中了!”黑衣少妇等三名余家供奉原本已计划置身事外,见此景象,纷繁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余家世人同样心中燃起了一丝期望。

    “哈哈!冷焰宗,很了不得吗?”邪气青年见此,忽的哈哈狂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胆敢轻视冷焰宗!”七小姐脸色一沉,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轻视?甭说你还不是冷焰宗正式弟子,只是有块接引令牌罢了,就算真是那又如何?”邪气青年冷笑一声,翻手取出一面黑色令牌,和余七手中的紫金令牌大小相仿,上面铭刻着一个银灿灿的骷髅图画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天鬼宗内门弟子令牌!你们是天鬼宗的人!”余七小姐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与冷焰宗齐名的天鬼宗!”

    黑衣少妇三人闻言纷繁倒吸了一口凉气,互望一眼后,均都一言不发的缄默沉静下去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是天鬼宗弟子,丰国但是冷焰宗所属实力,你们冒然侵入,莫非要挑起两宗大战!”七小姐如同想到了什么,脸上康复了几分血色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七小姐公然能言善道,不过惋惜,有件事你说错了。”邪气青年轻蔑道。

    七小姐闻言,微微一怔。src=http _trademark.zbjimg.com_pattern-prod_2012_image_8_10903338.jpg&refer=http _trademark.zbjimg.com&app=2002&size=f9999,10000&q=a80&n=0&g=0n&fmt=jpeg.jpg
    “真话告知你,冷焰宗在前次与本宗的大比中失利,已经交出了丰国的控制权,玖伍社区一手货源,货源站,现在整个丰国,都是我们天鬼宗的实力。”邪气青年显露残暴笑容的说道。

    余七听闻此话,犹如五雷轰顶般,整个人彻底呆住了。

    黑衣女子等三名余家供奉也纷繁脸现震惊之色,不觉朝后退去,故意拉开了与余家世人的间隔。

    余家世人此时脸色更是难看之极,心直往下沉去。

    他们纵然再不了解修仙境之事,但也从七小姐与邪气青年间的对话,听出了些梗概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一件事忘记说了,我想七小姐应该会很感兴趣。”邪气青年眼中浮现出一丝异芒,嘴角勾起不怀好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余七一颗心沉了下去,模糊猜到邪气青年所说定然不是什么好事,但还是不由得问道。

    “丰国皇室中和一些臣子胆敢不遵我天鬼宗调令,这些人被拿下后,被判谋逆大罪,昨日刚刚在丰京被斩首示众,里边如同就有余相,和他那两个同为文官的儿子。”邪气青年注视着七小姐的眼睛,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!大哥,三哥!”七小姐眼前一黑,身体摇晃,摔倒在地,手中令牌也“啪嗒”一声的坠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余家其他人听闻此话,一个个也面露失望,那几个雍容妇人再也不由得的放声哭泣,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前一刻,他们还是身份尊贵的宰相府之人,地位尊高,受世人敬仰,转眼间却遭遇大变,宰相被杀,家破人亡,沦为砧板上的鱼肉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哈哈!”

    邪气青年看到七小姐此时的神态,两腮泛起陀红,眼中显露病态的振奋,狂笑不止,状若疯狂。

    将人迫入失望深渊,再赏识其这种崩溃无助的神态,正是他最喜欢做的工作。

    邪气青年狂笑了一阵,脸上红晕逐渐衰退,一挥手,冷然命令:

    “将这些人都杀了,这个七小姐留下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黑衣人齐声答应,狞笑着走向余家诸人走。

    黑衣女子等三个供奉此时早已低头退到了一旁,似计划找机会抽身离去,邪气青年见此,满意一笑,也没有阻拦。

    “嘿嘿,齐少好眼光,这女子虽然还未修炼,不过能被冷焰宗直接发下接引令牌,准备收入门下,资质应该不错,作为您的炉鼎再适宜不过。”一个黑衣人凑到邪气青年身旁,奉承的讨好道。

    邪气青年闻言,又是一阵哈哈狂笑。

    七小姐身体一抖,目光康复了清明,面上闪过一丝决然,左手在腰间一抹,多了一柄雪亮匕首,朝着心口狠狠刺去。

    邪气青年笑容一僵,显然没想到对方性格这般刚烈,想要出手阻挠已经来不及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破空声响起,一股锐风飞射而至,打在七小姐手中匕首上。

    “铿”的一声,匕首登时被打飞了出去,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咻咻咻!又是数道锐风响起,打向那些正欲屠杀余家的黑衣人。

    一连串的惨叫响起,那锐风竟然威力巨大,几个黑衣人被锐风击中,直接口吐鲜血的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其他人登时大惊的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

    邪气青年厉喝出声,豁然回身看向不远处的一个路口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也看了曩昔。

    一阵脚步声响起,几个人影从那里缓步而出,正是韩立,白石真人等人。

    邪气青年眼睛一眯,看向几人,但目光在韩立身上略一逗留,便很快移开,落在白石真人身上。